★我的研究所攻略vol.4★之 面有難色

B老師首先發難:「你大學的成績單看起來很…」老師一時找不到適合的形容詞,我貼心地接了「極端」兩字,然後微笑。老師續問:「恩,你說你大學玩很多社團,我們怎麼知道你上了研究所會花比較多的時間唸書呢?」A老師接著說「不,是全部的時間。」兩人一搭一唱配合巧妙。 繼續閱讀 ★我的研究所攻略vol.4★之 面有難色

廣告

★我的研究所攻略vol.3★之 風調雨順

至今我仍無法忘記,面試老師們的慈眉善目,和藹可親。A老師、C老師來自中研院,B老師是從我母校跳槽過去,D、E老師是清大老師。是幸也是不幸,我上過A、B的課,之前參加招生說明會時也打過照面,當日見到老師感覺份外親切。 繼續閱讀 ★我的研究所攻略vol.3★之 風調雨順

近期生活規劃要旨:恆心、實踐,救自己!

在開學前的這段期間,有很多想做的事。想打工賺錢,想學好英文,想考取MOC認證,想看些以前沒看完的書,想學網頁設計,想學攝影,想當流浪動物的義工……。想做的事情很多,但時間有限。 繼續閱讀 近期生活規劃要旨:恆心、實踐,救自己!

祭文:再見了 國王的寶貝蛋!

「國王」是廢棄工廠碩果僅存的流浪狗,其他同伴不是被毒死,就是病死或失蹤。也因為命硬,牠現在脫離流浪的命運,成為我的愛犬囉!

昨天5月21日,天氣晴朗無雲,是國王晉升為「公公」的日子。之前一直不敢把牠「喀滋」,因為怕萬一牠還要去流浪,不知道把牠「喀滋」會不會滅了牠「男性雄風」,讓牠被其他狗欺負…。後來證實是我想太多,只有他欺負狗,沒有狗欺負牠。也因為國王正式登堂入室,我可以安心的把牠「喀滋」!餓了牠一天,就上手術台啦!

流浪狗能在險惡的環境中生存,必有其過狗之處,國王展現牠堅強的意志力,打了麻醉針後硬是拖了10幾分鐘才倒下,好不容易把牠15.8公斤的身體抬到手術台,醫生把牠的兩粒睪丸端詳、擦拭一番,(據醫生說,這是對國王的「特別禮遇」),然後手起刀落,先把牠右邊的睪丸畫了一個口子,接著像捏貢丸將牠的XXX擠出來,用刀子割掉!再用線刷刷刷打個結,

本來應該熟睡的國王,不知道是不是驚覺自己的命跟子被「喀滋」了,竟然醒了過來!並開始「呼屋哀哉」,叫的震天軋響,外面的客人聽了可能都以為我和醫生在殺狗哩!醫生和我面面相覷,並說道:「國王,你也太誇張了吧!」
感嘆之後,又輕輕按下麻醉針,國王的音量才稍減,不甘願地睡去…

這時我才想到,我應該帶相機,為國王做一場歷史性的見證!就像海公公珍惜他的寶貝一樣,有一天國王也會想念牠的命跟子吧…,不過一切都來不及了,國王,我會為你記住這一天的!

楔子:一切從94年1月31日說起

在人生邁入新的階段時,我想要記下這一年的點點滴滴。該從什麼時候開始呢?94年1月31日,當一個生命在我眼前消逝,注定了我往後的生活不再單純。
以下是我當天寫下的東西,為了省時間,就直接複製貼上了…哈哈。




今天在自家門前的馬路上,
騎著車正打算回家,
在隔壁車道看到一大一小黃狗在路上玩,
正想說這應該是一家人吧!長的實在有夠像,
這時一台休旅車開過來,忽然聽到一聲淒慘的叫聲,
我立刻停下車來,看到了那台休旅車也停下來,
不到幾秒,就開走了,接著,一隻黃狗躺在地上,
馬路上車子一部接一部過來,我立刻折回去想把他移開,
是那隻小黃狗…旁邊還有幾隻大黃狗跟黑狗在旁邊看著、聞著小黃狗,
小黃狗還在呼吸,眼睛還炯炯有神,但是動不了,
我怕他受到二次傷害,立刻把他移到馬路旁…
看著他奄奄一息的樣子,我二話不說把他搬到了我的車上,
最近的動物醫院在南港,就立刻把他載過去。

邊騎著車邊看著他,小黃狗不時移動他的頭與身體,
掙扎的想要動,小黃的身體佔據了我車前座,我沒地方放腳,
右腳騰空,左腳放在僅剩的一點點空間,
小黃看著我,把頭挨在我的左腳,她的屁股快掉下來了,
我用懸空的那隻腳挺著他,不讓他掉下來。

從我家到南港最近的獸醫院大概要10分鐘,
生命正在流失,我想騎快點,但馬路不平車子顛頗,又怕加重她的傷勢,
邊騎車我邊看著他,她的嘴巴竟然有血流出來了…
血留在我的車子上…,我邊叫他加油,邊加快速度。
等紅燈時,旁邊的機車有個小女孩說:有小狗ㄝ…
機車騎士跟在後座的小女孩看著我,我充耳不聞,希望這個紅燈趕快變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終於我等到綠燈了,趕快騎車,看到中研動物醫院,
馬上停車,跑進去醫院,看到好多大大小小的狗,走進去問:「醫生在嗎?」
在裡面洗狗的小姐說不在,我立刻想趕快找下一家,
就奪門而出,看著小黃,突然一個中年男子走近,看著小黃說:「怎麼了?」
我問是醫生嗎,他說是,要我立刻把他抱進來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把他放在不鏽鋼的醫療台上,血液繼續從小黃的嘴裡流出,
醫生拿出聽診器,表情凝重,用手按她的肚子,然後聽診,
對我說:不樂觀…是肺出血。
接著再按按她的肚子,說:「肋骨斷了…一根..兩根…斷了4根肋骨,腳也斷了」
我的眼眶紅了,我希望他活著,就算把我戶頭裡的錢花光也沒關係,
我問醫生:能救嗎?
醫生說:「我不知道肺出血的情況有多嚴重,但是聽到她的胸腔都是血在流的聲音…
情況不太樂觀,我現在只能幫他打止血針,希望能止住她的血,

是死是活要看她的意志力,這兩三個小時是關鍵期,不是死就是活。」
醫生接著解釋:「骨折都有辦法解決,麻煩的事肺出血。
現在不能幫他開刀,一開刀裡面的血就會湧出來,人開刀可以邊輸血、
邊找止血點,但是沒辦法給狗輸血,現在只能等他情況穩定下來,再做打算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點點頭,用手摸著小黃的頭,告訴他,要加油、要活下去,
醫生把小黃抱下診療台,放進籠子裡。
我呆在小黃旁邊,像念咒語一般,告訴他要加油、加油、加油,
小黃的眼睛還是很有神,躺在籠子裡大概覺得不舒服,
頭扭來扭去,想要找一個舒服的位置,
我看著他的胸腔起伏,小黃換了兩三個姿勢,
最後他把頭仰過去,好像不讓我看見一樣,
靠在籠子邊緣,大力的呼吸、呼吸,
我看著他,希望他加油、不要放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如此過了10分鐘吧,我轉過身想去看看醫師,
醫生在幫別的狗打預防針,問我,還在動嗎?
我說是。然後轉過身,繼續蹲在他旁邊,
1秒…2秒…3秒…過去了,
她的胸腔不再起伏了…
這時醫生打完預防針,我轉過身跟醫生說,他不動了,
醫生急忙趕過來,打開籠子,摸摸他,

然後,我聽到了最不想聽到的消息:「斷氣了…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忍不住流下淚來,為這個小生命啜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騎車回家,再次路過車禍現場,
看到道路旁的廢棄工廠裡有很多狗,
其中有一支好像是跟小黃在馬路上玩的大黃,
他看到我,對我搖尾巴,我下車,3-4隻黃狗向我走過來,
搖尾巴、聞著我身上的味道,其中兩隻在我的車邊遛搭,
在原本躺小黃的地方聞聞,車上還有小黃的血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對那隻大黃說:「對不起,他死了。」
我摸摸他們的頭,然後對他們說:「以後不准跑到馬路上玩!」
像是在呢喃一般,對他們說了很多遍。
接著我觀察他們,圍在我身邊的是4隻黃狗,
在他們後方有一隻黑狗看著我,似乎在警戒著。
這幾隻狗不會很瘦,想應該是旁邊工廠有人在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老實說,我不怪那個休旅車駕駛,人類世界是冷酷的,
連撞倒人都有人會開車掉頭就走,更何況撞倒的是一隻微不足道的狗呢?
在人類的世界裡,這些小動物注定是弱勢。

我只希望,小黃能安息,在天國跟其他狗兒快樂的玩耍,
下輩子不要在作一隻流浪狗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這天以後,我跟這一群狗兒,
結下不解之緣。